全部 先秦 兩漢 魏晉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金朝 元代 明代 清代

終身誤

朝代:清代
作者:曹雪芹
同類型的詩文:

原文

都道是金玉良姻,俺只念木石前盟。
空對著,山中高士晶瑩雪;終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
嘆人間,美中不足今方信:縱然是齊眉舉案,到底意難平。

譯文

(1)金玉良姻:指寶玉與寶釵的婚姻。小說中曾寫薛寶釵的金鎖“是個癩頭和尚送的”,上面所鏨的兩句吉利話與賈寶玉出生時銜來的那塊通靈玉上“癩僧所鐫的篆文”,“是一對兒”。薛姨媽也說:“金鎖是個和尚給的,等日后有玉的方可結為婚姻。”持“紅樓夢反封建論”者認為這段婚姻是符合封建秩序和封建家族利益的所謂美滿婚姻。金玉:語意雙關,既有貴重的意思,同時指代寶釵和寶玉。木石,語意雙關,和“金玉”相對,指代黛玉和寶玉。
(2)木石前盟:“金玉良姻”的對立面,指賈寶玉和林黛玉因前世之盟而產生的愛情。作者虛構寶、黛生前有一段舊緣和盟約:絳珠草為酬報神瑛侍者以甘露灌溉之惠,要把“一生所有的眼淚還他”。這兩句與寶玉曾在夢中喊罵“什么是‘金玉姻緣’,我偏說是‘木石姻緣’”(第三十六回)的話相似,但“俺只念木石前盟”應是摹寫寶玉婚后所說的話。持“紅樓夢反封建論”者認為寶黛戀情是建立在共同反抗封建禮教基礎上的愛情。
(3)“空對”句:意思是說寶玉與寶釵雖為夫妻而沒有愛情。雪,“薛”的諧音,指薛寶釵,兼喻其冷。高士,文雅有涵養的人,指寶釵。作者以“山中高士”比寶釵,表明了寶釵品性的高潔。
(4)“世外”句:“世外仙姝”,指林黛玉本為絳珠仙子,這里暗寓其已死,亦即所謂“已登仙籍”。姝,美女。林,指林黛玉。
(5)“嘆人間”句:這是寶玉對自己與寶釵和黛玉之間兩段情緣發出的感嘆:直到今天,才終于相信人間之事始終都是美中不足的。
(6)齊眉舉案:《后漢書·梁鴻傳》中記載,梁鴻家貧,但妻子孟光對他十分恭順,每次送飯給他時都把食盤舉得同眉毛一樣高。后因以“舉案齊眉”為封建婦道的楷模。這里指寶玉與寶釵維持著夫妻相敬如賓的表面虛禮。雖然寶釵對寶玉很好,但寶玉卻始終放不下黛玉,所以說“到底意難平”。案,有足的小食盤。

賞析

這首曲子出自《紅樓夢》,象征著封建婚姻的“金玉良姻”和象征著自由戀愛的“木石前盟”,在小說中都被畫上了癩僧的神符,載入了警幻的仙冊。這樣,賈寶玉和林黛玉的悲劇,賈寶玉和薛寶釵的結合,便都成了早已注定了的命運。這一方面固然有作者悲觀的宿命論思想的流露,另一方面也曲折地反映了這樣的事實:在封建宗法社會中,要違背封建秩序、封建禮教和封建家族的利益,去尋求一種建立在共同理想、志趣基礎上的自由愛情,是極其困難的。因此,眼淚還債的悲劇也像金玉相配的“喜事”那樣有它的必然性。

然而,封建壓迫可以強制人處于他本來不愿意處的地位,可以使軟弱的抗爭歸于失敗,但不可能消除已經覺悟到現實環境不合理的人的更加強烈的反叛。沒有愛情的“金玉良姻”,無法消除賈寶玉心靈上的巨大創痛、使他忘卻精神上的真正伴侶,也無法調和他與薛寶釵之間兩種思想性格的本質沖突。“縱然是齊眉舉案,到底意難平。”結果終至于賈寶玉萬念俱灰,棄家為僧;薛寶釵空閨獨守,抱恨終身。所謂“金玉良姻”,實際是“金玉成空”!作品中表現了曹雪芹的思想傾向和他對封建傳統觀念大膽的、深刻的批判精神。

這首曲唱的是寶玉、寶釵、黛玉三個人。

本來曲牌名都是固定的,如《山坡羊》、《寄生草》之類,按其格式往里填詞。《紅樓夢曲》的這些曲名全是作者臨時撰杜的,既像曲牌,又是對內容的概括或提示。像這首《終身誤》的曲牌名,就是對寶、黛愛情悲劇的感慨,可作標題看。

曲中的“俺”,當然是寶玉。薛家到了榮國府后,就有一種輿論說,寶釵帶的金鎖是個和尚給的,“等日后有玉的方可結為婚姻”。寶釵具備封建階級女性的一切“美德”,她比黛玉更符合榮府少奶奶的標準,不管她自己是否有意去爭取,她都是勝利者。

然而寶玉一心只在從小一起長大的林妹妹身上。第三十六回,寶玉睡中覺時連喊帶罵地說出這樣的話:“和尚道士的話如何信得?什么是金玉良緣?我偏說木石姻緣!”寶、黛志向一致,趣味相投,在大觀園長期生活中建立起死生不渝的愛情。

有情的不能成為眷屬,無情的反倒硬被拉在一起,這是封建時代常見的婚姻悲劇,貴族社會也不例外。黛玉在那個“花柳繁華地、溫柔富貴鄉”里淌著眼淚度過了短暫的一生死了。寶玉同冷美人寶姐姐結了婚。沒有愛情的婚姻能有什么幸福?他對黛玉刻骨銘心的愛情一刻不停地折磨著他,加上家業破敗,他親愛的姐妹們或死或散,全部被拋入黑暗的深淵。

他對這個世界徹底幻滅了,最后毅然“懸崖撒手”,當了和尚,一定了之。寶釵要孤獨凄涼地去熬未來的歲月,其實也是個失敗者。寶、釵、黛三人的愛情悲劇,實質是社會悲劇。

整部《紅樓夢》像一個巨大的生活長流,各種矛盾自然地交織在一起,自然地演進,自然地激化,自然地結束。作者很少安排巧合的情節。高鶚的續書把黛死釵嫁扭在一起,“林黛玉焚稿斷癡情,薛寶釵出閨成大禮”,一邊極喜,一邊極悲,很富戲劇色彩,但這未必符合曹雪芹原意。曹雪芹究竟怎樣安排、處理寶、釵、黛三者結局的具體情節,已不易推知了。

曹雪芹把《終身誤》放在十二首曲子的第一位,表明了寶玉對寶釵和黛玉兩人截然不同的感情和心意,抒發了寶玉對誤他終身的“金玉良緣”的憤恨。曲子以寶玉的口吻寫就,說明寶玉婚后盡管終日面對的是寶釵,心中仍然念念不忘死去的黛玉。同時又表達了對薛寶釵在得到了婚姻的同時,也葬送了自己的青春和終身幸福的深深同情。“晶瑩雪”看似形容寶釵的高潔,實際上是說寶釵內心的冰冷無情。在沒有心靈共鳴的情況下,縱然寶釵恪守封建婦德,和寶玉相敬如賓,也撫不平寶玉內心深處的傷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