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先秦 兩漢 魏晉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金朝 元代 明代 清代

交趾懷古

朝代:清代
作者:曹雪芹
同類型的詩文:

原文

銅鑄金鏞振紀綱,聲傳海外播戎羌。
馬援自是功勞大,鐵笛無煩說子房。

譯文

(1)交趾:公元前三世紀末,南越趙佗侵占甌貉后所置的郡。前111年,西漢并南越后交趾受漢統治。40年,當地雒民在征側、征貳領導下起而反抗漢朝統治,遭馬援鎮壓。三世紀以后轄境逐漸縮小。589年廢。
(2)“銅鑄”句:金鏞,銅鑄成的大鐘。秦始皇統一六國后,曾收兵器鑄金鐘和銅人。這里借指馬援建立了戰功。“銅鑄金鏞”,《紅樓夢》程高本改作“銅柱金城”以切合“交趾”之題,但從寓意來說不能改,故仍以脂硯齋版本為準。程高本改文所依據的史實是:銅柱,東漢光武帝時,交趾郡女子征側、征貳姊妺為反抗漢官吏蘇定的暴虐,起而反抗,得到九真、日南、合浦等郡越人、俚人的群起響應,攻克六十五城,自立為王。42年(建武十八年),劉秀派遣馬援率漢兵八千人合交趾兵共二萬余人前往鎮壓,擊敗了起義軍,征氏姊妺在作戰中壯烈犧牲。馬援便在交趾立兩根銅柱為標志,作為漢朝的邊界。金城,前81年(西漢始元六年)所置郡名,轄境相當于今甘肅西南、青海東部一帶。郡之西南為我國少數民族羌族所居。漢光武帝時,羌兵反漢人金城,35年(建武十一年),馬援率軍擊破羌兵,把七千羌人遷徙到三輔。振紀綱,所謂振興國家力量,整頓法紀王綱。
(3)海外:古代泛稱漢政權統治區域之外的四鄰為海外。戎羌:羌族又稱西戎。
(4)馬援:(前14-49)漢將,字文淵,大畜牧主出身,王莽執政末期為漢中太守,后依附割據隴西的隗囂,繼歸東漢光武帝劉秀,參加攻滅隗囂、平定涼州的戰爭。曾于金城擊敗先零羌兵,鎮壓交趾起義。封伏波將軍、新息侯。后進擊西南武陵少數民族時病死軍中。
(5)“鐵笛”句:這是連著上一句說的,意思是論勞苦功高當數馬援,有笛曲可征其事跡,用不著去說漢初的張良。有謂張良曾吹笛作楚聲,亂項羽軍心于垓下,這其實是好事者的附會。馬援鎮壓了交趾后,聞劉尚進擊武陵五溪西南夷軍敗安沒,向劉秀請戰。劉秀憐其老,馬援說自己尚能披甲上馬,并當場試騎。劉秀稱贊說“矍鑠哉,是翁也!”(“精神真好啊,這老頭子!”)結果他在南征途中病死,留存其詩《武溪深行》一首,寫武溪毒淫,征途艱險,“鐵笛”所吹之曲即指此。崔豹《古今注》:“《武溪深》,馬援南征時作。門生爰寄生善笛,援作歌以和之。”子房,漢初張良的字。張良為劉邦建立統一的漢帝國作出了很大的貢獻,劉邦曾稱贊他說:“運籌策帷帳中,決勝千里外,子房功也!”所以舉以比馬援。

賞析

薛寶琴對自己幼年經歷的夸耀和這些懷古詩的總的情調比較低沉是一致的,都曲折地反映出她原先的家庭已經每況愈下了,否則她不會前來投靠賈府。不過,她眼前所過的總還是貴族小姐的奢華生活,她真正悲哀的日子將隨著四大家族的沒落而到來,那時候她還會再一次走得遠遠的,而且將以十分感傷的心情來回憶大觀園的生活。

這首《懷古絕句·交趾懷古》在小說中的寓意實際上是說賈元春的。頭四個字,《紅樓夢》脂硯齋版本一律作“銅鑄金鏞”,這肯定是原文。后人為切合“交趾”、“馬援”,改成“銅柱金城”,這樣改,以史實說是改對了,從寓意說是改錯了,因為作者用“金鏞”是為了隱指宮闈。漢代張衡《東京賦》中有“宮懸金鏞”的句子;南朝齊武帝則置金鐘于景陽宮,令宮人聞鐘聲而起來梳妝。要宮妃黎明即起,就是為了“振紀綱”。總之,首句與賈元春“冊子”中所說的“榴花開處照宮闈”用意相同。“聲傳海外”句與她所作燈謎中說爆竹如雷,震得人恐妖魔懼一樣,都比喻賈元春進封貴妃時的煊赫聲勢。馬援正受皇帝的恩遇而忽然病死于遠征途中,這也可以說是“喜榮華正好,恨無常又到”,“望家鄉,路遠山高”。但由于賈元春之死詳情莫知,詩末句的隱義也就難以索解了。

《懷古絕句》不是真正的詠史詩,也不是純粹為了發思古之幽情而制的春燈謎。它對歷史人物、事件的某些鑒賞,并不一定代表作者或小說人物的歷史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