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先秦 兩漢 魏晉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金朝 元代 明代 清代

襄陽曲四首

朝代:唐代
作者:李白
同類型的詩文:

原文

襄陽行樂處,歌舞白銅鞮。
江城回綠水,花月使人迷。

山公醉酒時,酩酊高陽下。
頭上白接籬,倒著還騎馬。

峴山臨漢水,水綠沙如雪。
上有墮淚碑,青苔久磨滅。

且醉習家池,莫看墮淚碑。
山公欲上馬,笑殺襄陽兒。

譯文

在襄陽行樂之處,至今猶有人歌舞《白銅鞮》之曲。
漢江之澤水回繞著江城,襄陽之花容月色實在是令人著迷。

晉人山簡醉酒之時,在高陽池醉態可掬。
他頭上反戴看白接籬之帽驪在馬上,樣子實在是可笑。

峴山依著漢江,水綠如碧,沙白似雪。
山上有紀念羊枯的墮淚碑,上面的字己久為青苔所沒,看不清楚了。

姑且在習家池覓得一醉,不去山上看墮淚碑了。
也學一學山公欲上馬的醉態,讓襄陽小兒也笑上一笑。

注釋
⑴襄陽曲:樂府舊題。《樂府詩集》卷八十五列于《雜歌謠辭·歌辭》。王琦云:“《襄陽曲》,即《襄陽樂》也,《舊唐書》:《襄陽樂》,宋隨王誕所作也。延始為襄陽郡,元嘉二十六年仍為雍州。夜聞諸女歌謠,因作之。其歌曰:‘潮發震陽來,暮至丈提宿。丈提諸女兒。花艷驚郎目。’”
⑵白銅鞮:歌名。相傳為梁武帝所制。一說為南朝童謠名,流行于襄陽一帶。
⑶山公:即山簡。晉代人,字季倫。“竹林七賢”之一山濤之子,曾任征南將軍,鎮守襄陽。但他不理政務,只知飲酒游樂,故時人編了首《山公歌》。后成為流行在襄陽一帶的一首兒歌。這首歌詼諧有趣,廣為流傳,常被游歷襄陽的文人墨客所引用。
⑷白接籬:白色的頭巾。山簡每喝醉了酒,總是倒戴著頭巾,倒騎著馬回家。
⑸水綠沙如雪:一作“水色如霜雪”。
⑹墮淚碑:在襄陽峴首山。這里用羊祜的典故。《晉書·羊祜傳》載:“祜樂山水,每風景,必造峴山,置酒言詠。”羊祜死后,為紀念他的政績,“襄陽百姓于峴山祜平生游憩之所建碑立廟,歲食饗祭焉。望其碑者莫不流涕,杜預因名為墮淚碑。”
⑺習家池:又名高陽池,位于湖北襄陽城南約五公里的鳳凰山(又名白馬山)南麓,建于東漢建武年間。《世說新語·任誕》劉孝標注引《襄陽記》:“漢傳中習郁于峴山南,依范蠡養魚法,作魚池,池邊有高堤,種竹及長楸,芙蓉菱芡覆水,是游宴名處也。山簡每臨此池,未嘗不大醉而還,曰:‘此是我高陽池也。’襄陽小兒歌之。”

參考資料:

1、 詹福瑞 等 .李白詩全譯 .石家莊 :河北人民出版社 ,1997 :176-178 .

賞析

李白在襄陽所寫的這組詩,既可見其性情,又可見其詩風。在襄峴漢水的背景之下,一個懷著未醉之心的醉翁形象,栩栩如生。

組詩之第一首。這里的“白銅鞮”當指漢水在襄陽段的堤壩。這是襄陽群體娛樂的地方。江城被綠水環抱,襄陽的花,襄陽的月,真是迷人。讀著這首詩,眼前就會浮現出一個場景,在月圓花好的夜晚,人們在江水邊的長堤上載歌載舞,多么熱鬧多么生動傳情。面對此情此景,詩人和讀者不能不忘我地陶醉在其中。這一首第三句在格律上有“失粘”之嫌,說明李白寫詩并不受格律的嚴格約束。

組詩之第二首。這是描寫一個歷史人物的醉態,這個人叫山簡。山簡是晉大將,性情豪放,酒醉后常反戴帽子倒騎馬。酒醉后的人物神態生動活現,在陽光下,系著白頭巾,倒著騎馬,非常有趣。此詩活靈活現地塑造了一個醉態可鞠的人物形象。

組詩之第三首。峴山、漢江、水色、沙色、山上的墮淚碑以及碑上的青苔,碑上被磨滅了的碑文等等物景,平實道來,沒有雕飾,其中自有詩人對世事滄桑的感慨。山依舊,水仍綠,碑尚在,唯有碑石上生了青苔,碑文已被磨滅,其寓意就是時間的長河能淹沒一切。

組詩之第四首:習家池邊舊有鳳泉館、芙蓉臺、習郁墓,群山環抱,蒼松古柏,一水涓涓,亭臺掩映,花香鳥語,風景清幽,自古常有騷人墨客來此詠詩作賦。西晉永嘉年間鎮南將軍山簡鎮守襄陽時,常來此飲酒,醉后自呼“高陽酒陡”,唐代孟浩然曾感嘆:“當昔襄陽雄盛時,山公常醉習家池。”墮淚碑是為了紀念西晉羊祜而立的。羊祜生前都督荊州諸軍事,駐襄陽。羊祜死后,其部屬與當地百姓在峴山羊祜生前游息之地建碑立廟,每年祭祀。見碑者莫不流淚,杜預因而稱此碑為墮淚碑。酒醉了,墮淚碑也不去看了,欲上馬而又上不了馬,襄陽的小孩子們看著笑了。酒醉以后,人就不會有什么愁苦。“莫看”,“且醉”二句 ,是痛苦的瀟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