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先秦 兩漢 魏晉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金朝 元代 明代 清代

金陵三首

朝代:唐代
作者:李白
同類型的詩文:

原文

晉家南渡日,此地舊長安。
地即帝王宅,山為龍虎盤。
金陵空壯觀,天塹凈波瀾。
醉客回橈去,吳歌且自歡。

地擁金陵勢,城回江水流。
當時百萬戶,夾道起朱樓。
亡國生春草,王宮沒古丘。
空余后湖月,波上對瀛州。

六代興亡國,三杯為爾歌。
苑方秦地少,山似洛陽多。
古殿吳花草,深宮晉綺羅。
并隨人事滅,東逝與滄波。

譯文

晉家朝廷南遷長江,金陵就是當時的首都——長安。
地勢有帝王之氣,山水則虎踞龍蟠。
金陵空自壯觀,長江亦非天塹。
酒醉回船歸家去,口吟吳歌獨自歡。

金陵地勢雄壯,江水空搖,高墻巍峨不動。
東晉在這里建都,百萬富豪紛紛在這里夾道修建高樓。
東晉終于滅亡,宮殿被荒草湮滅。
只有玄武湖上的明月,在波浪上空注視著曾經繁華的江洲。

魏晉六代,興衰迭起,我且痛飲三杯,為金陵高歌一曲。
這里的宮殿不比長安的少,四周山巒圍城,比洛陽的山更多。
古殿傍邊吳王種植的花草,深深宮院里美女穿戴著的晉朝樣式的綺羅綢緞的服裝。
都隨著人事變換而消失,就像東流的江水,一去不回。

注釋
⑴晉元帝南渡江,于金陵即位,遂都之。
⑵鐘山龍蟠,石頭虎踞,諸葛武侯稱為帝王之宅。
⑶《隋書》:陳禎明三年,隋師臨江,后主從容言曰:“齊兵三來,周兵再來,無勿摧敗,彼何為者?”都官尚書孔范曰:“長江天塹,占以限隔南北,今日北軍豈能飛度耶?”
⑷顏師古《漢書注》:“楫謂棹之短者也。今吳越之人呼為橈。”
⑸擁:環抱的樣子。金陵:這里指金陵山,即今南京的鐘山。《藝文類聚》:徐愛《釋問略》曰:建康北十余里有鐘山,舊名金陵山,漢未金陵尉蔣子文討賊,戰亡,靈發于山,因名蔣侯祠。故世號曰蔣山。
⑹這句意為:江水繞城而流。
⑺當時:指六朝。
⑻謝朓詩:“逶迤帶綠水,迢遞起朱摟。”
⑼國:都城。亡國:指相繼滅亡的六朝的故都金陵。兩句意為:金陵到處是春草,王宮湮沒于丘墟中。
⑽空余:只剩下。后湖:一名玄武湖,在今南京市東北。《初學記》:建業有后湖,一名玄武湖。《景定建康志》:玄武湖亦名蔣陵湖,亦名秣陵湖,亦名后湖,在城北二里,周回四十里,東西有溝流入秦淮,深六尺,灌田一百頃。《一統志》:玄武湖,在應天府太平門外,周回四十里,晉名北湖。劉宋元嘉未有黑龍見,故改名,今稱后湖。
⑾瀛洲:傳說中的仙山。這里指玄武湖中的小洲。
⑿《小學紺珠》:六朝:吳、東晉、宋、齊、梁、陳,皆都建業。
⒀《景定建康志》:洛陽四山圍,伊、洛、瀍、澗在中。建康亦四山圍,秦淮、直讀在中。故云:“風景不殊,舉目有山河之異。”李白云“山似洛陽多”,許渾云“只有青山似洛中”,謂此也。《太平寰宇記》:《丹陽記》云:出建陽門望鐘山,似出上東門望首陽山也。

賞析

這三首詩是李白于公元756年(至德元年)在金陵時所作,吊六朝遺跡,抒興亡之感。金陵是六朝建都之地,當時“朱樓”、“王宮”,備極華麗,到唐代都湮沒不見了。這和唐代天寶(742—756)、至德(756—758)年間兩京殘破的景象,頗有相似之處。

參考資料:

1、 詹福瑞 等.李白詩全譯.石家莊:河北人民出版社,1997:829-831
2、 裴 斐.李白詩歌賞析集.成都:巴蜀書社,1988:4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