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先秦 兩漢 魏晉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金朝 元代 明代 清代

入彭蠡經松門觀石鏡緬懷謝康樂題詩書游覽之志

朝代:唐代
作者:李白
同類型的詩文:

原文

謝公之彭蠡,因此游松門。
余方窺石鏡,兼得窮江源。
將欲繼風雅,豈徒清心魂。
前賞逾所見,后來道空存。
況屬臨泛美,而無洲諸喧。
漾水向東去,漳流直南奔。
空濛三川夕,回合千里昏。
青桂隱遙月,綠楓鳴愁猿。
水碧或可采,金精秘莫論。
吾將學仙去,冀與琴高言。

譯文

謝靈運先生曾經由此泛舟鄱陽湖,并游覽松門山。
我也剛剛從那里仰望山上的石鏡,并順流上達流水盡頭。
此行是繼承謝公的風雅傳統和精神,不僅僅是來這里散心。
前輩的高見超邁,我輩何處尋真知?
現在正臨大水汛時期,浩浩洋洋,無比壯美,而沒有江岸邊激流的喧鬧。
漾水向東方流去,漳水向正南方奔逝。
兩水與湖交匯處的夜晚空空朦朦,蜿蜒千里,一派混沌。
天空明月隱蔽在青青的桂花樹叢,愁猿的哀啼籠罩著翠綠的楓林。
江中也許可以采到碧綠的水玉,可是煉金丹的秘訣何處可尋?
我要學仙去了,希望可以與仙人琴高談心。

注釋
(1)《書·禹貢》:嶓冢導漾,東流為漢,又東為滄浪之水,過三濕至于大別,南入于江,東匯澤為彭蠡。孔安國《書傳》泉始出山為漾水,東南流為沔水,至漢中東流為漢水。《通志略》:漢水名雖多而實一水,說者紛然,其原出興元府西縣嶓冢山為漾水,東流為沔水,又東至南鄭為漢水。有褒水,從武功來入焉。又東左與文水會,又東過西城,旬水入焉。又東過鄖鄉縣南,又屈而東南,過武當縣。又東過順陽縣,有淯水,自虢州盧氏縣北來入焉。又東過中廬,別有淮水,自房陵淮山東流入焉。又東過南漳荊山,而為滄浪之水,或云在襄陽即為滄浪之水。又東南過宜城,有鄢水入焉。又東過鄀,敖水入焉。又東南臼水入焉。又東過云、杜,而為夏水,有鄖水入焉。又東至漢陽,觸大別山,南入于江。班云行一千七百六十里。
(2)孔穎達《左傳正義》:《釋例》云:漳水出新城沶鄉縣南,至荊山東南,經襄陽、南郡當陽縣入沮。《通志略》:漳水出臨沮縣東荊山,東南至當陽縣,右入于沮。臨沮,今襄陽南漳縣。當陽,今隸荊門軍。《一統志》: 漳江,源出臨沮縣南,至荊州當陽北,與沮水合流,入大江。
(3)謝朓詩:“空濛如薄霧。”三川,三江也。按三江,孔安國、班固、鄭玄、韋昭、桑欽、郭璞諸說不一,惟鄭云:左合漢為北江,右合彭蠡為南江,岷江居其中為中江。今考江水發源蜀地,最居上流,下至湖廣,漢江之水自北來會之,又下至江西,則彭蠡之水自南來會之,三水合流而東,以入于海,所謂三江既入也。《禹貢》既以岷江為中江,漢水為北江,則彭蠡之水為南江可知矣。蘇東坡謂岷山之江為中江,嶓冢之江為北江,豫章之江為南江,蓋本鄭說也。
(4)謝靈運詩:“州島驟回合。”王僧達詩:“黃沙千里昏。”
(5)郭璞《江賦》:“金精玉英瑱其里。”李善注:《穆天子傳》:“河伯曰:示汝黃金之膏。”郭璞曰:“金膏,其精汋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