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陵新亭

朝代:唐代作者:李白
同類型的詩文:詠史懷古贊美愛國志士

原文

金陵風景好,豪士集新亭。
舉目山河異,偏傷周顗情。
四坐楚囚悲,不憂社稷傾。
王公何慷慨,千載仰雄名。

譯文

金陵人杰地靈,風光優美,豪強眾集,今天會聚到新亭。
放眼中原,滿目瘡痍,河山不復繁榮如舊,周頤情結大傷。
大家坐在這里如同楚囚一樣悲怨,誰真正為國家的命運著想。
王導公何其慷慨激昂,千秋萬代留下美名。

注釋
“豪士”一一《世說新語·言語》:“過江諸人,每至美日,輒相邀新亭,藉卉飲宴。”豪士:指西晉滅亡后,從中原逃到江南的豪門士族、王公大臣。
“新亭”又名中興亭,三國時吳建,故址在今江蘇省南京市南。
“舉目”以下二句——《世說新語·言語》:“周侯中坐而嘆日:風景不殊,正自有山河之異。皆相視流淚。”山河異:指西晉滅亡,晉元帝司馬睿逃到金陵建立了東晉王朝,山河已經改變。周顴,字伯仁,汝南安城即今河南省原武縣東南人,官至尚書仆射,其父浚平吳有功封成武侯,顓襲父爵,人稱周侯。后被王敦所害。
楚囚——《左傳·成公九年》載:楚國的鐘儀被俘,晉人稱他為楚囚。后世用楚囚指俘虜或者窘迫無法的人。這里指窮困喪氣的東晉士族官吏。《世說新語·言語》載:王導見大家垂頭喪氣,相對流淚,曾很不高興地說:“當共戮力王室,克復神州,何至作楚囚相對!”
社稷傾——國家滅亡。西晉末年,五胡為亂,劉曜攻陷長安,晉愍帝被俘,西晉滅亡。
王公——即王導。

參考資料:

1、 《全唐詩》(上).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年10月版,第432頁
2、 鐘尚鈞 .中國名詩大觀 :語文出版社 ,1997 .

賞析

  李白在《金陵新亭》中,懷想東晉王導的愛國壯語,無限感慨,不禁對王導的英雄氣概,表示由衷的贊美。作品首二句“金陵風景好,豪士集新亭”,說明金陵的豪士們在新亭游覽勝地聚會。中四句“舉目山河異,偏傷周顴情。四坐楚囚悲,不憂社稷傾”,用極其簡練的語言,概括了歷史上的具體事實。周顓眼看新亭風景沒有變化而社會動亂,山河易色,悲從中來,大為哀嘆。參加飲宴的人都像被拘禁的楚囚那樣,憂傷流淚,只有王導激憤地說:“我們應當共同努力建功立業,光復神州,怎么能如楚囚一般相對哭泣!”這些愛國壯語,李白并未寫入詩中,卻在末二句融合成真誠頌揚的話:“王公何慷慨,千載仰雄名。”大詩人不輕易給人以高度贊語,這兩句人物總評,是很有分量的。

  詩的主線和核心是歌頌愛國志士王導,構成歷史事件矛盾的焦點,是愛國思想和消極悲觀情緒的斗爭。詩歌如果按照歷史事件原型,全盤托出,那就成為平板敘述,缺乏藝術光彩。李白選取了周額絕望哀鳴,眾人相對哭泣這一典型場景,微妙地熔鑄成為四行具有形象性的詩句:“舉目山河異,偏傷周頡情。四坐楚囚悲,不憂社稷傾。”篇末把王導的愛國壯語“當共勤力王室,克復神州,何至作楚囚相對泣耶”,曲折地化用成高度贊美愛國志士的詩句“王公何慷慨,千載仰雄名。”可以看出李白在詩歌取材典型化上的功力。

  這首懷古詩在感情的抒發方面,不是平鋪直敘的,如果直白自述,則易陷入板滯。作品感情顯現的不同節奏是:首聯淡淡引出,次聯接觸矛盾,三聯矛盾有深化,末聯解決矛盾。達到審美高潮。可以看出李白在詩歌內在思維布局上的功力。

參考資料:

1、 季伏昆主編 宙浩 張宏生副主編 .金陵詩文鑒賞 :南京出版社 ,1998年12月 .